中華人民共和國財政部主管 中國政府采購報社主辦 財政部指定政府采購信息發布媒體
當前位置:首頁 >>實務操作 >> 高校采購政采要聞電子報 >> 科研急需設備的采購機制有待實踐檢驗

科研急需設備的采購機制有待實踐檢驗

欄目: 高校采購,政采要聞,電子報 時間:2019-10-17 16:08:55 發布:管理員 分享到:
【摘要】

按照國務院、教育部等政策要求,多所高校已逐漸建立完善特事特辦、隨到隨辦的科研急需設備采購機制,就情形認定、采購程序等作出規范,但這一機制大多還未得到廣泛應用——

科研急需設備的采購機制有待實踐檢驗

■ 本報記者 戎素梅

在近日由中國政府采購報社舉辦的全國政府采購業務暨2018財政部政府采購指導性案例解讀高級研修班(高校班)上,有學員提問,關于科研急需的儀器設備購置,特事特辦、隨到隨辦一般有哪些情形?如何采購?實際操作中難以把握。

據了解,科研急需儀器設備采購的相關規定,最早見于20187月國務院發布的《關于優化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績效若干措施的通知》(國發〔201825號,以下簡稱25號文)。其中明確,高校和科研院所要簡化科研儀器設備采購流程,對科研急需的設備和耗材,采用特事特辦、隨到隨辦的采購機制,可不進行招投標程序,縮短采購周期。20194月教育部黨組下發的《關于抓好賦予科研管理更大自主權有關文件貫徹落實工作的通知》(教黨函〔201937號,以下簡稱37號文),以及20198月科技部、教育部等六部門聯合發布的《關于擴大高校和科研院所科研相關自主權的若干意見》(國科發政〔2019260號,以下簡稱260號文)延續了25號文的精神內核,重申了上述規定。37號文還要求明確特事特辦、隨到隨辦采購機制的適用情況,確定可不進行招投標程序的采購情形,同時要求各部屬高校于2019630日前完成政策清理、修訂與制定工作。260號文也提出,各單位要建立完善的科研設備耗材采購管理制度,對確需采用特事特辦、隨到隨辦方式的采購作出明確規定,確保放而不亂。

25號文下發至今已一年有余,高校科研急需設備采購的建章立制工作及執行情況如何?可以說,上述學員的提問較有代表性。據《中國政府采購報》記者梳理,截至目前,多所高校或是專門制定了科研急需設備采購管理制度,或是在相關文件中作出了規定,結合實際工作情況對科研急需設備采購的定義、適用情形、程序、履約驗收等予以明確。

適用情形強調非主觀故意拖延時間的緊急采購

記者梳理發現,各高校對科研急需設備采購的定義及適用情形在很大程度上較為類似,多指購置因特殊原因急需的、用于科研教學活動的儀器設備和耗材。“需要強調的是,這種緊急采購對于時間上的迫切要求,并非由于采購項目負責人的主觀故意拖延所致。”中山大學政府采購與招投標管理中心副主任李達亮指出。比如,相關設備和耗材的采購資金已在兩年前下達,但由于項目負責人的主觀拖延,過了一年多仍沒有組織開展采購活動,在最后半年面臨資金收回壓力時才以時間緊急為由申請特事特辦、隨到隨辦的采購程序,顯然是不合理的。

《中國海洋大學關于進一步優化科研活動統一采購管理的若干規定(試行)》明確,科研急需的設備和耗材,符合下列情形之一,非拖延原因導致采用其他采購方式不能滿足項目實施進度要求的,可采用定向采購方式:現有設備突然損壞,急需采購配件和維修服務的;因科研活動有季節性、需要緊急出海等特殊要求,需要緊急實施采購的;科研項目研究方案和技術路線發生調整,需要緊急實施采購以滿足科研需求的;科研經費執行周期短且有明確執行率要求,需要緊急實施采購的。

《南京大學關于進一步簡化科研招標采購的實施意見》明確,其所稱科研急需,是指開展科研工作所必需急需、要加快采購速度的科研設備和耗材。適用條件包括:已有設備發生故障、損壞等情形,短期內維修不能完成或維修后達不到原有使用效能,因科研需要急需采購的設備;新入職的科研人員(主要指引進人才),為盡快開展科研工作而需要購置的設備和耗材;因科研經費到賬時間較晚影響經費使用進度和科研工作進展而急需購置的設備和耗材;科研過程中根據科研需要調整研究線路和方式并經相關部門批準后,需要購置的設備和耗材;其他科研急需的情形。

《南京農業大學科研急需設備采購實施細則》明確,其中的科研急需設備,是指使用已納入學校財務預算的各類資金,購置因特殊原因急需的、用于科研教學活動的儀器設備及配件。采購預算在國家公開招標數額標準以上的科研急需設備,原則上不適用該細則。

《上海交通大學科研急特采購項目管理辦法》明確,該辦法適用于在科學研究活動中出現以下特殊情況,按常規采購程序無法滿足科研工作要求,需加急或特殊采購的儀器設備及耗材等:科研儀器設備突然損壞,急需更新采購;新引進人才開展科研項目急需采購;計劃之外下達的加急科研項目所需采購;科研項目資金計劃有較大調整急需采購;其他確實需要加急采購的特殊情況。該辦法原則上適用于50-200(不含)萬元的科研儀器設備等采購項目。

《西安交通大學科研急需設備采購管理實施細則》明確,其所稱科研急需設備,是指按照學校現有采購管理程序無法滿足其科學研究的緊迫性需要,而需按細則規定的采購程序進行采購的科研儀器設備及耗材。適用情形包括:承擔國家緊急的科研任務,需要立刻開展科研活動,急需進行科研設備采購的;因出現儀器設備意外損壞且科研實驗不能中斷,急需進行科研設備采購的;因引進人才到崗時間晚,需要立刻開展科研活動,急需進行科研設備采購的;科研設備經費下達時間晚,通過一般采購流程無法滿足經費執行進度要求的;由院處采購工作小組認定的其他科研急需設備的情形。

壓縮需求論證、審核等辦結時限,鼓勵采用更加靈活便捷的采購模式

在科研急需設備和耗材采購的具體組織實施方面,高校大多要求履行申請、論證、審核、確認、采購等程序,同時盡量縮短相關程序的辦結時限,鼓勵項目單位根據項目預算及具體情況采取多種采購模式,增強采購的靈活性和便利性。

如,中國海洋大學明確,符合規定情形的科研急需設備和耗材采購項目,采用定向采購方式。定向采購,是指因采購項目具有特殊性或緊迫性,需邀請特定的供應商,或在指定產品品牌型號后以公告方式邀請非特定的供應商,供應商按照定向采購文件的邀請提交響應文件,談判小組與符合資格條件且實質性響應采購文件要求的供應商進行談判,供應商提交最終報價,談判小組按照評審原則確定成交供應商的一種校內采購方式。采用該方式需履行提出申請、采購項目單位組織專家論證、相關業務主管部門審核、公示等程序。

南京大學規定,科研急需的設備和耗材,采用特事特辦、隨到隨辦的采購機制。其采購流程為:提交申請(由項目負責人提交科研急需采購申請)、急需認定(滿足前四類條件之一的科研急需采購由院系負責認定;其他科研急需的情形,由科技處、社科處牽頭,協同采購項目的經費管理部門進行認定)、需求論證(由實驗室與設備管理處負責)、采購實施(政府采購限額標準以下的科研急需設備和耗材,由采購人自主采購,但需將相關材料交招標辦,招標辦對采購結果進行公示,公示無異議后簽訂采購合同;政府采購限額標準以上的,按照國家相關規定辦理)。

南京農業大學明確,科研急需設備采購程序包括申報、論證(限時3個工作日內辦結)、審批(限時1個工作日內辦結)、采購招標、合同簽訂、供貨、驗收等環節。其中,關于采購招標,該校根據項目預算和實際情況列明了幾類主要情形。如,科研急需設備采購項目,單臺(件、套)價格或批量金額在1萬元以下的,由項目單位自行采購;單臺(件、套)價格或批量金額在1萬元(含)以上、10萬元以下的,項目單位通過實驗室與設備管理處采購備案程序采購;單臺(件、套)價格或批量金額在10萬元(含)以上、30萬元以下的,由實驗室與設備管理處通過競價、詢價等方式采購;單臺(件、套)價格或批量金額在30萬元(含)以上的,經學校相關部門審批后,由招標辦負責采購。單臺(件、套)價格或批量金額在30萬元(含)以上、分散采購限額標準以下的科研急需設備采購,可采用跟標采購、邀請招標、詢價或單一來源采購方式。

《同濟大學科研儀器設備采購管理實施細則》指出,對于急需設備采購項目,采購金額在5萬元(含)以上、100萬元以下的,可采用直接采購方式;100萬元(含)以上的,根據項目實施的特殊性,可采用詢價、競爭性談判、單一來源采購等非招標方式。在流程方面,急需設備采購須組織專家論證,填寫并提交《同濟大學急需科研儀器設備采購備案表》,采購金額在100萬元以下的項目,由使用單位進行價格談判后可直接采購,并通過學校采購管理系統進行采購審批備案和合同審核備案;100萬元(含)以上的,采用特事特辦、隨到隨辦的采購機制,依據政府采購法律法規和學校規定,按非招標采購程序執行。

上海交通大學明確,申請急需特殊采購的采購人應在網上填寫統一的申請表,注明科研項目名稱、資金來源、急需特殊采購原因等內容,并提交相關材料。對提交的申請,由采購項目負責人所在二級單位、項目主管部門、財務計劃處、招采辦負責對急需特殊采購的內容、方式及資金落實情況等進行核實和確認。核準工作一般須在1個工作日內完成。經批準的急需特殊采購項目,統一由招采辦采用公開快采方式組織實施。所謂公開快采,是指采購人以采購公告的方式邀請不特定的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參加競標。其程序為:對主要技術參數、性能指標等數量少、要求明確的項目,利用招采辦電子信息管理平臺中的快采系統直接進行,3-5個工作日完成預采購,遴選出一至二名供應商候選人;對技術要求高、性能指標復雜的項目,采用發布快采公告、以發放快采文件的方式向社會公開邀請供應商參與快采活動,評審專家小組負責對響應文件進行評審,或同供應商進行磋商、談判,最終推薦出一至二名供應商候選人。項目采購人一般應選取排名第一的供應商候選人為成交供應商。招采辦依據評審結果,在國家指定媒體或學校采購平臺網站發布成交公告,同時向成交人發出成交通知書。

《武漢大學關于進一步優化科研項目采購管理的暫行規定》明確,科研需要、時間緊迫又必須采購的科研急需貨物和服務項目,由科研人員提交申請、所在單位分管科研的領導審核同意、并經學校科研項目主管部門認定后,按以下方式處理,無需上報學校采購與招標工作領導小組審批:預算金額在5萬元(含)至政府分散采購限額標準(目前為100萬元)的,科研人員可按認定意見,組織3名專家進行合同洽談,并根據標準合同(協議)模板簽訂采購合同(協議),在武漢大學電子化采購平臺公示;預算金額在政府分散采購限額標準(目前為100萬元(含))至政府采購公開招標數額標準(目前為200萬元)的,若只有一家供應商提供的貨物或服務滿足科研需要,由采購與招投標管理中心組織與使用單位推薦的供應商進行單一來源談判,若有兩家及以上供應商提供的貨物或服務滿足科研需要,按照競爭性采購方式實施采購;預算金額在公開招標數額標準(目前為200萬元(含))以上的,由采購與招投標管理中心按照緊急項目向教育部、財政部申請變更采購方式后實施采購。關于科研需要、時間緊迫又必須實施的科研急需工程項目,該校也明確了采購組織實施方法。

此外,關于科研急需設備采購的履約驗收管理,部分高校也提出了相關要求。如,南京農業大學規定,科研急需設備到貨后,由項目單位按合同約定條款組織驗收。對于單臺(件、套)價格在10萬元(含)以上的科研急需設備,項目單位須填寫驗收報告,并將驗收報告交至實驗室與設備管理處,實驗室與設備管理處收到驗收報告后當日審核。西安交通大學規定,由經費負責人全面負責科研急需設備履約驗收工作,原則上應在供應商履約完成、達到驗收標準的30天內完成驗收,特殊情況不超過60天。院處采購工作小組負責組織實施學校采購限額標準以下采購項目的驗收復核及后期監管,采購辦負責組織實施學校采購限額標準以上采購項目的驗收復核及后期監管。

制度生效仍待時日,期待放權步伐邁得更大

雖然多數高校已逐步建立完善特事特辦、隨到隨辦的科研急需設備采購機制,實踐中,申請采用此種程序的采購項目卻并不多見,很多高校甚至連一單項目也沒有。個中緣由,值得深思。

南京大學招標辦公室主任戴詠梅告訴記者,25號文下發后,部屬高校在執行中的最大困惑其實是政府采購限額標準以上的項目能否按照該文件要求直接采購,高校采購自主權能否進一步擴大。近年來,黨中央、國務院深入推進高校和科研院所科研領域簡政放權工作,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文件,簡化優化采購流程、提高效率、賦予科研人員更大的人財物自主權、釋放創新活力逐漸成為共識。教育部黨組發布的37號文要求各高校于2019630日前完成政策清理、修訂與制定工作,部屬高校對此高度重視,相繼按規定建立完善了相關管理制度。可以說,對于公開招標限額標準以下的項目,很多部屬高校的“放管服”改革舉措已經比較到位了,校內采購機制已經能夠基本滿足老師們關于采購時限的要求,并沒有多少緊急得不得了,必須申請特事特辦、隨到隨辦的采購項目。加上科研急需設備采購機制建立的時間不長,具體效果有待時間檢驗;多數高校要求履行申請、論證、審批等程序,前期工作仍相對繁瑣,所以采用此類程序的項目非常少。而對于公開招標限額標準以上的項目,在《政府采購法》尚未修訂的前提下,仍應按規定實行公開招標或向財政部申請變更采購方式,無法進一步突破。“如果只是從建立完善科研急需設備采購機制的角度制定政策,并不能徹底解決問題。首先要弄明白立法、出政策文件的本質和出發點是什么;其次,還權于采購人,應當還哪些權?怎樣還?制定哪些配套制度予以保障?還權、放權的步子不妨邁得更大一些。”戴詠梅表示。

李達亮認為,25號文等提出的“科研急需的設備和耗材,采用特事特辦、隨到隨辦的采購機制,可不進行招投標程序”,其實更多的是鼓勵一些“放管服”改革相對較慢的科研院所、地方院校建立更為靈活的采購機制,一定程度上改變“逢采必招”的現象,但對早已享受到政策紅利的部屬高校放權有限。在中山大學,公開招標限額標準以下的項目通過校內電子化采購平臺實施采購,采購周期已從2015年的35天縮短到26天左右;對于政府采購限額標準以下的科研儀器設備采購項目,采用學校自建的快速采購系統,更是將采購周期縮短到13天左右,老師們對采購效率和采購質量普遍比較滿意,履行特事特辦、隨到隨辦的申請手續動力不足。不過,該校在科研急需設備和耗材采購方面仍做了一些大膽嘗試。一是創新性地將自動評審模式嵌入該校的快速采購系統,對于采用綜合評分法的項目,將評審因素和評審標準盡可能量化,在基于供應商誠信響應的基礎上,由系統替代專家進行評審并匯總得分結果,生成成交候選人排序,推送給采購人進行選擇;在用戶選擇系統的第一成交候選人,且其報價是所有供應商中的最低報價、上傳資料無錯報漏報的情況下,項目可不經專家評審即發布采購結果公告。二是學校創設了實驗材料電商采購平臺,科研人員通過電商平臺直接下單并凍結經費,供應商送貨后,科研人員可通過該平臺進行拍照驗收、上傳憑證,無需再簽訂紙質合同。供應商匯總當月通過驗收的交易訂單后,直接對接學校財務部門辦理結算手續,真正將科研人員從繁瑣的采購報銷環節中解放出來。

對于科研急需設備采購,李達亮也有自己的疑問。他提出,到底什么是科研急需設備?誰來認定?認定標準是否準確?其實這些是很含糊的。很多高校都在其制度文件中界定了科研急需設備采購的情形,最后以“其他情形”條款作為兜底,因主觀故意拖延所導致的緊急采購基本都被排除在外。實踐中,為保證這一兜底條款不被濫用,很多高校都要求認定科研急需設備采購項目屬實,這就需要準備材料、提交申請、論證批復或材料公示等程序,甚至還可能要學校領導為項目申請簽字背書,整個認定周期下來,快則三五天,慢則一兩周,其實并不比通過各校已有的科研儀器設備采購方式實施快多少。因此,對于“放管服”改革推進較慢、尚無良好采購方式和管理制度的地方院校而言,特事特辦、隨到隨辦的科研急需設備采購機制值得嘗試;對于采購管理制度相對健全、放權相對到位的部屬高校而言,這一機制能發揮多大功效,尚待實踐的檢驗評價。

四川大學招投標與采購中心主任何艷也認為,當前,部屬高校“放管服”的步子邁得相對更大。如,該校對100萬元以下科研儀器設備采購的規定相對靈活,滿足特定條件可直接購買,但老師們很少或者基本不會選擇這種方式,因為學校制定的快速采購方式已經能夠滿足其對時間上的要求。各高校自行制定的科研儀器設備采購管理制度,或許有的規定過于死板,過于強調程序,導致采購周期太長,不能滿足老師們的需求。高校、科研院所采購自主權擴大是必然趨勢,不妨多做些創新和嘗試。不過,對于高校普遍關注的公開招標限額標準以上項目能否進一步放開,仍需財政部制定相關政策。

一位不愿具名的專家表示,科研急需設備采購項目的質疑投訴同樣值得關注。如,某校規定招標辦僅受理此類項目的響應供應商在成交公告發布后2個工作日內書面提交的質疑投訴。這樣短的時限要求,對一些掌握信息不及時、不全面的響應供應商來說,可能不太現實。而由于溝通不暢,此類質疑投訴極有可能演化成舉報、行政訴訟,拖累項目進度。如何在確保時效性和維護供應商權益之間取得平衡,是一個不容忽視的議題。




本報擁有此文版權,若需轉載或復制,請注明來源于中國政府采購報,標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責任編輯:LIZHENG

本文來源:中國政府采購報第900期第5版
歡迎訂閱中國政府采購報

我國政府采購領域第一份“中”字頭的專業報紙——《中國政府采購報》已于2010年5月7日正式創刊!

《中國政府采購報》由財政部主管,中國財經報社主辦,作為財政部指定的政府采購信息發布媒體,服務政府采購改革,支持政府采購事業,推動政府采購發展是國家和時代賦予《中國政府采購報》的重大使命。

《中國政府采購報》的前身是伴隨我國政府采購事業一路同行12年的《中國財經報?政府采購周刊》。《中國政府采購報》以專業的水準、豐富的資訊、及時的報道、權威的影響,與您一起把握和感受中國政府采購發展事業的脈搏與動向。

《中國政府采購報》為國際流行對開大報,精美彩色印刷;每周二、周五出版,每期8個版,全年訂價198元,每月定價16.5元,每季定價49.5元。零售每份3元。 可以破月、破季訂閱。

歡迎訂閱《中國政府采購報》

訂閱方式:郵局訂閱(請到當地郵局直接訂閱)

广西快乐十分有技巧吗